关灯
护眼
    李秋水玩味的目光看向传讯符。

    “你是孔超群那个小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李秋水。就是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陌生的名字,脑海中并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可是对面的武中天却是背后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身为一名三品侍郎,而且还在朝中干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自然对这个名字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只是平时大家都称呼她为太后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小子,居然可以跟太后直接交流。

    加上之前的开场白。

    武中天就觉得脖子上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妈耶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隐秘被自己听到,自己这脑袋还能寄存多久。

    不会等下就被全部拿下吧。

    狗日的孔家。

    怎么就跟这小子杠上了。

    现在把自己也给脱下了水。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坑爹。

    一旁的武媚娘跟姜如梦互相对视了眼。

    全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茫然。

    这名字对于她们来说同样很陌生。

    孔超群这个时候继续作死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李秋水。我从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。那就换个称呼。很多人都叫我太后哟。”

    “太!太后!”

    孔超群浑身一僵,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赶紧拿出自己的传讯符,联系上孔丘。

    “父亲,咱们大夏的太后叫什么?”

    上了点年纪的孔丘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是去提亲的吗?怎么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太后她老人家的名字,也是你这小子可以瞎打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喂,孔老六。我听见了。你居然敢在背后说我老。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正在淡定喝茶的孔丘直接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太!太后!您怎么也在?”

    “不行吗。你说我老这件事情你说怎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孔丘擦了把头上的冷汗,眼珠子一转。

    顿时脸上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太后,我等下就让人送一批珍贵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我最近还从东荒弄到了不少高品质海鲜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算你有孝心。这件事情那就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谢太后。”

    通讯挂断,孔丘大大呼出口气。

    但是他很快想到了自己儿子那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该不会是。

    一个不好的念头浮现在脑海。

    可别是真的,不然他可又要大出血一笔。

    孔超群脸色苍白,手中折扇也因为用力过猛被撕坏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冷汗渗出,感觉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那表情,别提多狼狈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家伙。逗你的。我还不至于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江郎,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特别的。刚才孔家给了武侍郎一份禁军统领的文书。”

    正散步到皇帝勤政殿闲逛的李秋水,目光看向自己儿子。

    “有这事?”

    “母后,的确有这件事情。本来我是想让武侍郎接任尚书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孔丘说他资历不够等等,让他现在禁军统领的位置上磨炼磨炼。”

    “干脆就同意了他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武中天双眼圆瞪,露出一脸见了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目光看向手中的文书,顿时觉得是如此刺眼。

    好好的仕途,居然被那狗日的孔家给毁了。

    心中越想越觉得窝火,看向孔超群的眼神越发不善。

    要不是对方权大势大,这个时候早就把他一巴掌拍死。

    心里后悔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