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所有人重新回到了驻地内部的空地上,向陈传汇报了下情况,但一切都是正常,基本没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陈传此时心里有一个猜测,但是没法肯定,不过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的,只是今天已经时间晚了,所以先不用去管太多,先把第一晚先渡过去,然后等明天白天时间充裕,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人员分散之后遭遇危险,这一回他们没让队员住进士兵宿舍里,而是直接把人集中堡垒的训话大厅里。

    等到天要黑下来的时候,他让人把随身携带的十只战斗生物放了出去,这些都是大顺本土生产的战斗飞虫,虽然在各方面上有不如复眼公司的同代产品,可作为放哨用的哨兵却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并且在有场域生物存在的时候,还能通过建立场域联系并确定其状况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进入了训话大厅后,他再看了一眼外间,就缓缓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在外面天色暗下来的时候,大厅里的灯光亮了起来,为了避免出现意外状态,他们在封闭地下室的时候,搬了一台小型发电机出来,并把电路转接到了这上面,同时封死了地下发电室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寒风凛冽,天色漆黑一片,但这么多人聚在一起,而且还有发电机在,训话厅里反而是显得温暖不少。

    得益于这个驻地里面各种物资都是齐全,包括军官食堂的食物都还保留着,陈传干脆让人将这些物品都是取了出来,让所有的士兵吃上一顿热食。

    并且每個人都分了只有军官和格斗者才被允许配给的糖棒和热饮,而不是让他们在那里生啃营养膏。

    所有人这一顿热饭吃下去,还有糖棒的供应下,士气肉眼可见的涨了起来,每一个队员手捧着热饮,披着厚厚毯子,脸上都是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上次这支小队成员虽然没有跟着陈传出去,可依旧是获得了嘉奖和奖金,他们知道跟着的人靠谱,所以哪怕知道这次任务很棘手,可依旧动力很足,没有任何抱怨。

    在放松下来后,有一个队员开口说:“队长,能说说你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对,队长,能说说你的事么?”

    队员们大多数人都对这位队长很好奇,这么年轻就是执行队长了,他们很想知道下这位队长的事,以后遇到其他小队也能有话题吹不是?

    一个小队队长立刻训斥说:“瞎扯什么呢?队长可是格斗者,履历和身份都是保密的,能让你们乱嚼舌头根?泄密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可这样闷着也没意思啊,也不让打牌,总要说点什么吧?”

    一个平时非常活跃的队员忽然开玩笑说:“要我说啊,这个地方,讲鬼故事我看挺不错的。”他戏谑的看向一个大个子队员,“就怕把大魁吓尿裤子了,先说好了,真尿了自己去隔壁洗啊,没人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,谁会吓尿裤子了?”

    那个大个子队员脸涨的通红,他看向陈传说:“队长,你别听他们瞎掰扯,那都是没影的事!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们可就说了啊。”

    有个队员凑趣说:“我看成。

    其他队员也都是起哄。

    袁秋原在旁边看的有趣,还真别说,这氛围,这地点,说鬼故事简直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陈传,后者此刻正在翻看这里驻守人员的资料,特别是那些格斗者的资料,此刻见袁秋原望过来,就对他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见陈传不反对,袁秋原就咳了一声,“既然大家高兴,那我来暖个场,先说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队员们都鼓起掌来,还有人吹口哨。

    袁秋原挺直了胸膛,“就说我一个朋友亲眼见到的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袁执行员,你说的那个朋友不会就是伱自己吧?”

    “嗨,还听不听了?这重要吗?这重要吗?”袁秋原不满的说。

    “听听,要听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队员们都是自发的凑近了点,有的还抓了把零食过来,铺下了地毯围坐在了周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外面的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,窗户外面只有漆黑一片,唯有大厅内人坐的地方光源亮着。

    袁秋原这时说:“是这样的……我小,我朋友小时候很喜欢去附近一个的庙里玩,那个神像很特别,是一个女神仙,那塑像啊,颜色特漂亮,向美之心人皆有之,这座雕像就特别吸引我这个朋友。

    有一天我这朋友和人捉迷藏,他就躲到了供台下面,只是许久也没有人来找他,他就迷迷糊糊睡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队员们听得很入神,此时谁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这朋友醒来的时候,发现已经是晚上了,庙里面只有供台上的火烛还亮着,他那时候心里想的第一件事是家里有没有给他留饭,所以急急忙忙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时候,忽然有一阵风吹过来,他见塑像上的衣服居然飘了起来,这才发现好像那身衣服并非泥塑,而是穿上去的,他很好奇,于是走了上去,就在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了一阵碰门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诧异和不满的往大厅门外看去过,是谁在外面没进来么?这个时候不是破坏气氛么?

    可随即一想不对,刚才没有人出去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