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正想着呢,跪在地上的恩公却哭了。

    他举起了手中那块写着‘卖身’的木牌子,抽泣道:“求……求好心人救救我吧!

    我年纪虽然小,但我什么都会的!我不怕苦不怕脏,什么活儿都能干!

    只要……只要好心人能给我一口饭吃,让我活……活下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小恩公泪如雨下,朝着他的目标望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材肥硕,穿金戴银,却长相刻薄的女人。

    据可靠消息,这个女人就是蜀国京都城出了名的人牙子花娘。

    京都城中,但凡有人需要买卖人口,都会找她。

    而小恩公今日的目的,就是成功把自己卖给花娘!

    然后再顺藤摸瓜……

    只见小恩公哭得惨兮兮地,去扒拉花娘的裙角:“这位夫人……这位夫人救救我吧!

    夫人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,肯定能……肯定能养得起我!

    求夫人把我带走吧,我不要银子,只要有口饭吃就成……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魏倾华又惊了。

    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恩公,不免想起去年深巷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越想,就越觉得眼前的画风不太对。

    他的恩公,明明就是个清冷高雅、气质脱俗、身手了得的小公子啊!

    哪怕前些日子那一晃眼,也依旧是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怎么到了今天……就变成了这副鬼模样儿?

    一下子胆小如鼠,一下子开口赶人,一下又哭哭啼啼?

    这是真傻,还是装的啊?

    ——不管了!恩公哭得也太惨了!

    魏倾华想着,便扯了扯逍遥王妃的衣袖,满眼哀求。

    他全然忘了他恩公叫他快走的事儿,满脑子只想着先将恩公救回去再说。

    正巧这时,那人牙子花娘开口了:“嗯……看着是个乖巧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用手帕擦了擦小恩公脸上的污渍。

    这越擦,花娘的眼神就越惊喜:“哟嚯,竟生了一副好皮囊咧?

    小小年纪就这般俊俏,长大了可还得了?嗯……不错!真不错!”

    花娘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小男孩,眼中尽是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魏倾华在一旁看着,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恨不得能一脚踹开面前的肥婆,大喊一句:松开你的猪蹄子,不许碰我恩公!

    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他的小恩公却激动得很,连连问道:“夫人!您……您这是肯收下我了吗?

    您放心,我吃得不多的!我一天只要吃一顿就好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花娘点了点头,瞟了一眼小恩公身上的伤痕。

    道:“痩是痩了些,身上的伤也多,怕是要养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,看在你如此乖巧懂事儿的份上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逍遥王妃开口了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又轻又柔,但却透着不容冒犯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你的家人呢?都去哪儿了?为什么就你一个人在这?”

    小恩公微愣,忙垂头应道:“我……我没有家人了。家乡遭了洪灾,都……都死了。

    伤……身上的伤是……是那些行乞的大哥哥打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