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隔日清晨。

    哭了一整晚的沈青岚,眼睛有些红肿。一大早起来敷了冰,才消了肿。又在眼角下涂抹了不少脂粉,这才勉强遮住了哭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绿儿一边收拾包裹,一边悄声问道:“小姐,你是不是该去和夫人道个别?”

    沈青岚如今身边也有几个丫鬟伺候着,不过,到底还是自幼陪着她长大的绿儿更亲近。

    在绿儿面前,沈青岚也没多少心思遮掩,低声道:“只怕我去了,姑姑也不肯见我。”

    绿儿一惊:“这怎么会。夫人可是最疼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最疼她?

    沈青岚扯了扯唇角,眼里却没什么笑意:“以后这样的话可别说了。让人听见了,怕是又有人在背地里取笑我了。”

    侄女再好,也及不上亲生的儿女。

    绿儿为自家主子忿忿不平:“之前在荣德堂里住的好好的,忽然就让搬走。这不是成心让人在背后看小姐的笑话么?”

    沈青岚听的心中一痛,打起精神道:“不要再说了,快些收拾东西,早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绿儿嘀咕了几句,也不敢再多嘴了。

    正收拾忙碌着,外面忽然传来了异样的动静。

    沈青岚忍不住竖长了耳朵,只听到一阵阵匆匆的脚步声。还有丫鬟们互相催促的声音。

    莫非是来了什么重要的贵客?

    沈青岚不知想到了什么,眼眸忽地亮了起来,低声对绿儿说道:“你出去看看,是不是有贵客到了?”

    绿儿点点头,一路小跑了出去,很快便红着小脸回来了:“小姐,是齐王世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般俊美无俦贵气无双的少年郎,远远地看上一眼,一颗心也会怦怦乱跳呢!

    沈青岚没留意绿儿的羞涩,在听到齐王世子这四个字之后,她的少女芳心已经如春风拂过湖面一般荡漾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向姑姑道个别。”沈青岚忽地张口说道。

    浑然忘了之前早点收拾东西回去的打算。

    绿儿也没提起这一茬,欢快地说道:“正该如此呢!齐王世子来探望夫人,小姐既是知道了,也该去给世子请个安才对。”

    沈青岚微微红着脸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听闻二舅母生病静养,我心中时时忧心,今日特意登门来探望。带了两株人参来,留着给二舅母滋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站在床榻外三米处,拱手作揖,行了个晚辈礼。

    身为男子,本不该轻易进女子内室。不过,齐王世子今日是以外甥的身份前来探望,倒也不算失了礼数。

    坐在床榻上的沈氏忙打起精神应道:“我这点小毛病,劳烦世子惦记,不胜感激。此时我不宜下榻,也不便还礼。还请世子见谅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彬彬有礼地笑道:“二舅母还在病中,不必介怀。是我来的冒昧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下意识地看了门口一眼。

    奇怪,二舅母病了,宁表妹怎么没来伺疾?

    他特意告假来定北侯府,打着探望定北侯夫人的名义,实则是想趁机见一见顾莞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