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隔日清晨。

    顾谨言前来荣德堂请安,却没看到沈氏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碧玉,母亲人呢?”顾谨言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碧玉恭敬地答道:“启禀少爷,夫人昨日出门做客,忙碌了一天,回来之后歇得晚了。大概是劳累过度又受了凉,今日早上一直没起床。郑妈妈已经打发人去请大夫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一听急了,忙说道:“我这就去看看母亲。”

    碧玉应了声是,又道:“表小姐比少爷早来了一步,已经进夫人的屋子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随口问了句:“姐姐也在吗?”

    碧玉略一犹豫,才应道:“二小姐今日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顾谨言脚步一顿:“或许是姐姐今日起的迟了,所以暂时还没过来。你吩咐小丫鬟去送个口信,若是知道母亲生病,姐姐一定很着急。立刻就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可未必!

    碧玉咳嗽一声,委婉地说道:“昨天晚上,夫人和小姐不知为了什么事情,闹得不太愉快。依奴婢看,小姐今日未必会来。”

    昨天沈氏和顾莞宁的对峙,碧玉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后来两人进屋之后说了什么,碧玉并不知情。不过,只前面那一段,也足够惊心动魄了。

    顾谨言听的一愣:“你是说,昨天晚上,母亲和姐姐吵架了?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主子们的事情,可不是她一个丫鬟能掺和的。碧彤就是最好的例子。多嘴几句,结果被罚掌嘴。

    碧玉含糊地应道:“大概是为了表小姐。具体内情,奴婢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抿了抿唇角,大步走向沈氏的内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姑姑,昨天晚上是我不好,你别生我的气。”

    沈青岚坐在床榻边,一脸的愧疚:“姑姑一心护着我,这份心意我自是明白。可莞宁表妹性子倔强,我若是待着不走,昨天晚上怕是真的要闹到太夫人面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侯府借住,已经让姑姑很为难了。如果因为我的缘故,令姑姑和莞宁表妹母女失和,再被太夫人训斥,我实在是于心难安。”

    沈氏躺在床榻上,听着沈青岚温言款款的道歉。

    任凭沈青岚说了一大通,沈氏依旧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沈青岚有些心慌了。

    昨晚沈氏要为她争口气,她却临阵脱逃,说来确实是她不对。她一大早就过来,就是存着哄沈氏的心思。

    沈氏一直待她极好,好得让她已经快忘了自己不过是个前来投奔的娘家堂侄女……

    “姑姑,”沈青岚的声音里带了哭腔,泪水在眼眶里盈盈欲坠:“除了父亲,只有姑姑最疼我。所以我才敢在姑姑面前放肆。如果姑姑也厌弃了我,我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泪珠在脸颊上滚落。

    沈氏看着哭得楚楚可怜的少女,终于轻叹一声:“行了,你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沈青岚的那点心思,沈氏岂能看不出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