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顾莞宁冷眼看着沈氏眼底闪过心虚慌乱,然后迅疾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莞宁,你祖母对你这么好,你以后可得多多孝顺她才是。”沈氏用笑容掩饰心虚。

    顾莞宁抿了抿唇角:“这是当然。如果谁胆敢做半分对不起祖母的事,我就是拼出这条性命,也饶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……听到这样的话,沈氏心里又不是滋味了。

    她恨顾湛,对肖似父亲的顾莞宁也生不出怜惜疼爱之情,一直颇为冷淡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说,她是顾莞宁的亲娘。顾莞宁理当尊敬孝顺她才对。事实却是,顾莞宁对那个半截入土的老太婆比对她好多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情颇为微妙。总结起来就是:我可以对你冷淡,你怎么可以对我疏远?

    “母亲,你在想什么,怎么不说话?”顾莞宁唇角似笑非笑,定定地看着沈氏:“莫非是觉得我和祖母比你更亲近?”

    沈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双明亮锐利的眼眸,仿佛能洞悉一切。所有阴暗的心思都无损遁形。

    这种被看穿的感觉,实在算不上美妙。

    沈氏不自然地咳嗽一声:“这怎么会。你和祖母情意深厚,我只有高兴的份。”忙扯开话题:“对了,明天就是傅老夫人的寿辰。你的衣物首饰都挑好了么?”

    顾莞宁漫不经心地应道:“今年新做的衣裙还有不少没上过身,挑一件颜色鲜亮些的,看着也喜庆。至于首饰,祖母早就为我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青岚眼中流露出羡慕之色:“太夫人给你的首饰,一定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么珍贵的羊脂玉镯和红宝石项圈,顾莞宁随随便便日常就戴了。明天出府做客,太夫人一定会为顾莞宁准备更名贵的头面首饰吧!

    顾莞宁瞄了一脸艳羡的沈青岚一眼,随口道: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却并未细说。

    沈青岚不便再追问,心里却忍不住想着,如果她也是顾家的女儿多好!

    不必自小过得这么清苦,无需寄人篱下,不用小心翼翼地看别人的脸色说话行事。她也会有数不清的华服美裳,会有许多华美珍贵的首饰,会像顾莞宁那样举手投足间透着从容的贵气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沈青岚眼底的嫉恨不甘,唇角扯出讥讽的弧度。

    沈青岚心里在想什么,并不难猜。

    无非是自怨自艾身世凄苦生活清贫。到了侯府,被荣华富贵迷了眼,生出了可鄙可耻的贪念,幻想着抢走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真是痴心妄想!

    沈青岚不过是沈氏的私生女,和顾家没半点关系,凭什么来图谋顾家的一切?

    就算是前世,齐王世子移情别恋于沈青岚,也没打算娶沈青岚做正室,而是打着“两全其美”的主意。

    沈青岚只能做世子侧妃而已。世子正妃的位置,还是她的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以为这是对她最好的安排。可惜,高傲又倔强的她,根本忍受不了这份屈辱,毅然和齐王世子翻脸决裂。

    算了!都是遥远的往事了,多想无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