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因为顾莞宁的“容忍”“让步”,沈青岚在定北侯府里的日子顺遂了许多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沈氏的关系也缓和融洽起来。

    每天见面请安,母女两个能心平气和地闲聊几句,顾莞宁偶尔还会留在荣德堂里用饭。

    沈氏心情大好,私下里对郑妈妈叹道:“莞宁这丫头,虽说骄纵任性了一些,倒还肯听我的话。如今对岚儿也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郑妈妈笑道:“这是当然。你是二小姐的亲娘,二小姐脾气再犟,难道还能和自己的亲娘较劲不成?之前大概是因为你对青岚小姐太过上心,二小姐看着不痛快,这才故意闹腾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低声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最疼青岚小姐。可二小姐也是你身上掉下的一块肉。做亲娘的,也不能太偏心了。”

    在知悉自己所有隐秘的郑妈妈面前,沈氏也没了遮掩的心情,苦笑着长叹一声:“郑妈妈,我知道你说的都对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是顾湛坚持要娶我,是我爹娘拆散了我和五哥。我恨爹娘,恨顾湛,恨这定北侯府。莞宁是无辜的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我不该将这份恨意延续到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她和顾湛生的太像了。尤其是那双眼睛,和她父亲一模一样。每次看到她,我就像看到了顾湛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沈氏的眼中闪过浓浓的怨恨,指甲用力地掐进掌心,一阵阵刺痛。

    她恨顾湛!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坚持要娶她,如果不是他让人来提亲,爹娘也不会迫不及待地应下亲事,不会拆散她和五哥。五哥也不会被打断右腿,被毁了前途和未来。

    还有可怜的岚儿。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,就没见过亲娘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们父女两个生活在小小的院子里,过着近乎与世隔绝的生活。

    而她,被关在定北侯府这个精致华丽的牢笼里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    幸好老天恩赐,让她又生了儿子。在西京码头的那一晚后,她怀了五哥的骨肉。到了边关后,顾湛领兵在外作战,一个多月之后才回来。

    而那个时候,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。

    为了遮掩孕期,她在肚子隆起的时候回了京城。肚里的孩子瓜熟蒂落,她假装一路奔波动了胎气早产两个月。这才将众人都瞒了过去。

    孩子生的和五哥像极了。每次看到儿子那张漂亮精致的小脸,她的心里就溢满了不为人知的喜悦。

    而顾莞宁,相貌性情都像极了顾湛。

    那双明**人的眼眸,说话时微微抬起的下巴,侧过脸时唇边的微笑……每次看到顾莞宁,她的心里就抑制不住的生出怨恨。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,我真的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沈氏眼中掠过一抹痛苦之色,无助又脆弱地低语:“郑妈妈,我真的没办法将她当成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剩余的话,化作一声声呜咽低泣,肩膀也微微耸动不已。

    郑妈妈无声地叹口气,上前一步,伸出手将沈氏搂进怀中:“小姐,你心里的苦,老奴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当年沈氏决意和沈谦私逃出西京,是她悄悄给沈谦送的信。后来,她一直跟在小姐身边,亲眼看着小姐和沈谦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然后怀孕生女。

    小姐被沈家人捉回去之后,她也被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小姐用刀抵着喉咙,以自己的性命要挟沈家人放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