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路区长,你现在还觉得,你儿子配得上我小姨子吗?”姜天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路有为哆哆嗦嗦地站起身来,如丧考妣一般,颤声道:“姜大师,不敢,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不要报复赵家就好……”姜天淡淡一笑,但言语诛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唐为民脸色一沉皱眉问道,赵虎成连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好好,你干的好事!等着纪委查你吧!”

    唐为民脸色一片铁青,转身簇拥着姜天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姜大师唐书记,您听我解释啊!”

    路区长吓得屁滚尿流,瘫倒在桌子下面,手脚抽搐,口吐白沫,竟然犯了中风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“老公!”路夫人和路长风一片慌乱,又是掐人中又是打脸。

    亲姨夫被姜天如此碾压,但刘天乐却动都未动,他心中一片叹息,暗道:

    “恐怕今日之后,在江北,已经无人能压得住姜天了吧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他不把路家放在眼里,他真有无视路家的资本啊!”

    “看这样子,唐家简直把姜天奉若神明一般!”

    瞧着姜天远去的背影,楚雨薇目光一阵阵悚然,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天敬了一圈酒,就在唐老等人的簇拥下,走入了内堂之中,商议要事。

    除了叶孤峰、郑广厦、龙五等为数不多的大豪外,还有外地来的几个大家族的代表。

    像周正浩刘子坤这种层次的大佬,都没资格参与。

    诸多富豪也见怪不怪,继续吃吃喝喝,他们明白姜天如天上神龙,并不是谁都能与之对话的。

    “这姜天,不是一个疯子吗?怎么变得如此强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根本不可思议!太奇怪了!”

    只是,刘天乐、杜涛等诸多公子哥却脸色很难看,心里不是滋味,好像吃了苍蝇一般。

    姜天,赵家赘婿,不学无术,一文不名,还曾酒精中毒,疯疯傻傻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他都不像是什么高人逸士。

    而今,却飞上枝头变凤凰,跃龙门鲤鱼化龙,成了唐家座上宾,将他们如草鸡土狗般碾压。

    “兰君,你不是调查过姜天吗?怎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刘天乐看着呆若木鸡的傅兰君问道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傅兰君。

    和唐剑锋确定关系后,她尾巴翘上天,委实得罪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都知道,她曾经和姜天相亲,还把姜天送的礼物摔到姜天脸上,耻笑姜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恐怕她现在后悔死了吧!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傅兰君俏脸煞白,默默垂泪,拉着唐剑锋的胳膊恳求道:

    “剑锋,你再去求求唐爷爷和姜大师,我们的婚事,不能就这么黄了啊!”

    郑丽举起酒杯,慢慢品味,心中冷笑连连:

    “呵呵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啊!得罪姜大师,那不是死路一条?”

    等姜天等人走后,唐剑锋才愤愤然地道:“哼,不用他首肯,我想娶你就娶你,谁也拦不住!”

    没想到一个疯子都压得住自己,还在众人跟前对他下跪,被父亲掌掴。

    唐剑锋越想越气,怒道:“不是我唐家给他面子,他能横压江北?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都没人敢附和,一片默然。

    他是唐家大少,自然可以耍一耍嘴皮子功夫,但别人谁敢招惹风生水起的姜大师啊!

    这时候,唐万年忽然走了出来,怒喝道:“孽障,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爸,还干啥啊?”唐剑锋吓得脑袋缩了缩,脸色惨白,但终究是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跟着老爸走进那间茶室,就看到姜天正坐在太师椅上,气定神闲地喝着茶水。

    旁边,唐老、二位伯伯以及叶孤峰江北大豪都陪坐在那里,脸色崇敬。

    已经搞清楚状况的唐老,脸色铁青,目光如冷电,仿佛能杀人一般。

    唐剑锋微微一愣神。

    唐万年劈头盖脸就给他一个耳刮子,怒斥道:“孽障,还不给姜大师道歉?”

    唐剑锋被抽得一阵头晕眼花,脚步踉跄。

    但在巨大的威压之下,唐剑锋只能缩了缩脑袋,颤声道:“姜大师,我知道错了,您饶我一次吧!”

    “饶你?”

    姜天悠闲地抿着茶水,淡淡一笑道:“我之前的话,你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都道歉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唐剑锋血往脑门子里涌,愤怒暴喝。

    “孽子!”

    “怎能这样和姜大师说话,你想死不成?”唐家众人,齐齐怒喝。

    姜天咽下一口茶水,惬意地笑了笑道:“我说过,要断你一腿,以示惩戒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唐剑锋脸色骇怖,求救地看着唐家众人。

    唐万年脸色一黑,僵硬地笑了笑道:“姜大师,他尚在从军,腿断了,恐怕会大受影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