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此时,忽然山林间传来三声密集的枪声,间不容发,让人怀疑是否有时间瞄准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一位迷彩壮汉扛着一把巴雷顿狙击步枪,从密林中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扔出三只又肥又大的野兔,笑道:“小姐,打了三只山跳,给小姐打打牙祭!”

    “鹰眼,真有你的啊!三枪三只野兔,弹无虚发,百步穿杨!”闻飞擂了那小子一拳,笑道。

    狙击手鹰眼,曾经执行过数次反恐的斩首行动,从未有一次失手,是闻名整个军区的神枪手。

    “野兔算什么?就是武道高手我也杀得!”鹰眼一脸傲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家住在松花江上啊,那里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!”

    重炮手“山炮”拿起野兔宰割清洗,用树枝穿起来,这边闻飞已经燃起篝火,就在火上烤了起来。

    撒上椒盐,抹上油脂,很快,野兔那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兔子肉不错,劲道,还有股清香,郭小姐蓝长老,你们尝尝!”

    几个人大口吃肉大块喝酒,吹着当年的英雄事迹,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郭莉莉还燃起一个酒精炉,煮起咖啡,坐在小马扎上,有滋有味地喝了起来,很有资产阶级大小姐的情调。

    “这帮杂碎,还真会享受!”

    李振威气得吐血,干粮都被弄脏了,饿得前胸贴肚皮,肚子咕咕直叫。

    闻飞他们吃完,还剩下一只野兔,却不给姜天,直接扔进山谷。

    晚餐后,大家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闻飞他们野外生存经验丰富,燃起篝火,架起帐篷,一人一顶,温暖舒适。

    几个人轮流休息,还有一人持枪警戒,以免有野猪之类的野兽过来侵扰。

    “振威老鬼,你们先去车里休息吧,外面太冷了!”姜天忽然睁开眼睛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的被褥都被尿湿了,骚臭不堪,根本没法用。

    这里海拔很高,温度很低,山风呼啸,枝叶滴水,潮湿不堪,谁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哪里行啊,姜大师,您去车里休息,我们在外面守护!”

    李振威二人早就对姜天奉若神明,哪里会让姜天在车外受冻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姜天拿出一枚丹药,分给二人道:“吞服下去,可以御寒果腹!”

    二人吞下之后,立刻感觉体内气息充盈,热气腾腾,饥饿之感荡然无存,不由一阵啧啧称奇,也就钻进了车里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,这个臭屁的家伙,应该被冻死了吧!”

    次日早晨,天刚蒙蒙亮。

    郭莉莉起床之后,见姜天坐在一块青石上,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只见呼啸的寒风中,姜天盘膝而坐,双眸紧闭,一动不动,就如同一座雕塑般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发现,这小子长得倒是挺帅气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郭莉莉凑过去,只见姜天面如冠玉,鼻直口方,睫毛很长,略长的乌发在风中飘荡。

    “郭小姐,有事儿吗?”姜天忽然睁开眼睛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睡着了,吓我一跳!”郭莉莉拍了拍胸口,吓得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姜天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郭莉莉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这小子就在外面坐了一个晚上,也没冻死?难道真有点修为不成?

    一番修整后,众人重新出发,到了中午,已经没有山道,只能弃车,徒步进入白猿谷了。

    遮天蔽日的树木上不停滴水,手臂粗细的藤蔓缠绕其上,林间白雾弥漫,能见度很低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枝叶腐败的怪味。

    众人穿行在满是满是腐殖质的林间,一脚踩下去,就能汪出一圈泥水来。

    灌木丛密密麻麻,荆棘遍地生长,旁逸斜出,让众人走得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姜天他们还好,都穿了涂满了松油的衣服,尖刺根本扎不进去。

    但郭莉莉就惨了,登山服好几次被尖刺扯破,在雪嫩的肌肤上留下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“老鬼,你找的什么道啊,瞧把我们大小姐给扎的!”闻飞气呼呼地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一条道啊,没有别的路,你们要怕麻烦,就回去吧!”

    鬼脚踢对他们非常不爽,懒得理会,这几个小喽啰竟然对姜大师不敬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什么话,我们钱都付了!”山炮气呼呼的,一脸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有何难,我来开路!”

    蓝长老从兜里掏出两张黄纸,展开以后,竟然是两个持刀的纸人。

    上面,还用鲜血和朱砂画了一道道符文,看上去森然可怖。

    “万里引咒,聚力于符!”

    蓝长老掐出指诀,口中念念有词,一阵作法后,并指往那纸人上凌空一点:“临!”

    两个纸人腿脚弯折,狂奔而出,抡动纸刀,力劈而下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锐响连连,藤蔓荆棘飞舞,俩纸人竟然生生劈开一条通道来。

    大家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蓝长老,这是什么手段?太神奇了啊!”

    “纸人能开路,这不科学啊!”闻飞山炮等人纷纷惊呼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郭莉莉在一番惊叹之后,对蓝长老抱拳行礼,毕恭毕敬地道:“蓝长老真乃神人也,晚辈佩服之至。这次有蓝长老助臂,我们一定马到成功!”